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治理 > 监事会
管理者首要任务是避免犯错
2013-12-03   作者:哈佛商业评论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字体:T | T
1989年起,斯科特·亚当斯已经绘制了近9000幅呆伯特(Dilbert)系列漫画,他对管理、老板以及隔间文化的讽刺性描绘,展现了当代人对职场的态度。正如他在新书《如果几乎全盘皆输,怎样才能保住大头》中提及的那样,他在成功之前经历了大量的挫折也犯了很多错。

HBR:你是否真像呆伯特那样对管理愤世嫉俗?

亚当斯:我对管理的基本观点是:管理者就是一群四处乱晃的人,他们希望幸运之事从天而降,还想让旁人认为这全是他们的功劳。除了画呆伯特系列漫画,我还做过别的工作。我的多数经历证明了以上观点。回顾我曾经营失败的业务,客观地说,那不是因为我的创意不够好,也无关执行,而是与时机和运气有关。所以,关于职业生涯,我的理念就是尝试足够多的事情,以提高获得好运的几率。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谷歌执行董事长)身价数十亿美元,就是因为他勾搭上了谷歌的那些家伙,并且天天去上班而已。也许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管理者,但他能得到那份工作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

HBR:所以,管理并不重要?

亚当斯:管理显然是轻易就会犯错的活动,所以管理者的首要任务就是避免犯错。我还觉得,你要是心理有点病态或反社会——我不太懂这些专业术语——那就可以强迫他人以为,你很开心、能赚更多的钱,因为管理者或公司赚更多钱比员工的生命和健康更重要。于是,你就成了伟大的管理者,并且理所当然地做一些伟大的事情——无论你在哪工作,都能照搬这套做法。

HBR:你是否真的相信呆伯特法则所说的——能力最差者经常被提拔成管理者,因为在那个位置上他们的危害最小?或者这仅仅是个笑话?

亚当斯:当我写到这时,我正在太平洋贝尔公司工作,该公司的确如此。做管理的都是些稍懂点技术、但绝没什么创造力的人。他们扯X的能力不错,仅此而已。至于那些天才、技术专家和真正打算做出一番事业的人,你绝不会想让他们做日常管理、预定甜甜圈以及安排会议,因为这会破坏他们的创造力。

HBR:你的新书中,有一章列举了你曾经营失败的所有生意:一个冷冻玉米煎饼店、两家餐厅以及一些你编写过的计算机程序。这些失败经历如何改变你对管理的认识?

亚当斯:我原本就打算多尝试,这些都是计划的一部分。它们都是风险大的投资,但只要一个业务成功,就会不断地发展壮大。这是我一贯的策略。当我刚走出校门时,我在一本日记里制定了我的人生战略,我的目标是创造出某种可以轻易地被无限复制下去的东西。呆伯特成功了,其他的尝试失败了,仅此而已。

HBR:你的一个雇员曾说过:“斯科特应该远离艰难的决策,就像刚会爬的婴儿应在家人保护下免受伤害一样。”是这样吗?

亚当斯:他们太善良了。身为经理很难做到平衡。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但我却喜欢成为一个被他人喜欢的人,所以我不可能成为一个负责日常事务的管理者。我对很多事都不太擅长,尤其是开餐厅。

HBR:成为漫画家之前,你获得了MBA学位。这对你有何帮助?

亚当斯:呆伯特是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成功漫画之一,我必须得说,呆伯特的成功至少有一半功劳和商学院教育有关。另一半成功纯粹是运气,我只是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点上做了这么件事。

我举个具体的例子。当呆伯特刚问世时,他身处不同场景下,而不仅仅在办公室中。但我真的不清楚这是否能吸引读者注意,因为我没有和读者直接接触过。但MBA课程让我知道,我需要一个获得读者反馈的直接渠道。所以互联网时代刚来临时,我就开始将E-mail地址写在漫画的留白处。

我一天会收到数百封邮件,它们都有个共同的主题:人们喜欢办公室场景中的呆伯特,当他出现在其他场景时,就不那么受欢迎。所以,呆伯特就成了办公室系列漫画,这种变化奏效了。从那以后,随着呆伯特漫画影响力不断扩大,因为管理呆伯特帝国的需要——从合同谈判到为各种商业活动计算现金流,我都广泛地参与其中,我在伯克利学到的所有知识几乎都有用武之地。

HBR:为何呆伯特系列漫画走红后,你仍供职于IT公司?

亚当斯:从我的角度来说,因为漫画起步非常慢,所以我不能马上放弃全职工作。拥有一份全职工作是非常必要的。不过,在呆伯特成为一个职场漫画后,日常工作就成为漫画的素材来源,这让两份工作都变得更轻松。日常工作不再困扰我,因为我不必担心会被解雇——我还有备案。而且,漫画创作简单至极,我只是将日常工作复制到漫画中而已。

HBR:一度,呆伯特曾在70多个国家出版发行。呆伯特是否能被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接受?

亚当斯:呆伯特漫画似乎仅在有隔间文化,以及我称之为有西式商业态度的地区有影响力。比如说,它在日本就不太受欢迎,因为在那里,对上司无礼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在澳大利亚和英国,就像你所预期的那样,员工有时相当愤世嫉俗,并且他们的嘴很厉害。在这些地方呆伯特很受欢迎。

HBR:你怎么看《办公室》这部剧?

亚当斯:这部剧的美版和英版我都看了,而且都很喜欢。但是我认为这部剧的关注点和呆伯特的完全不同。他们也是关于无能老板和糟糕员工的故事,但二者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办公室》完全基于人物形象和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几乎没有一个剧情和实际工作有关。呆伯特更多的是关注经理和员工间怪异的权力格局、荒谬的管理结构以及管理盲从热潮。

HBR:你是否觉得,现在的管理者已经不那么盲目崇拜管理了?

亚当斯:是的。1996年,呆伯特法则横空出世:“有关管理的一切都是扯X”;与此同时,管理类书籍的出版热潮告一段落。很多人都觉得,除非你有足够好的研究作为支撑,否则再出版此类书会让作者多少有些难堪。

HBR:所以你认为呆伯特发挥了作用?

亚当斯:如果呆伯特发挥了作用,那也是因为,害怕被嘲弄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果老板们太疯狂,有人就会将呆伯特漫画从门缝塞进他们办公室,或用匿名邮件发给他们。人们都不想成为被嘲讽的对象。所以,呆伯特对刹住管理盲从主义的恶劣风气起了一些作用。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0条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董事会》观点)
电子杂志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