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圆桌 > 风采
刘积仁:创新推动企业持续成长
2014-11-06   作者:   来源:   字体:T | T

以下为发言文字实录: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很荣幸能够参加这样一次论坛。我觉得我们所讨论的题目,不仅仅对上市公司而且对所有的企业来讲,公司的治理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今天题目是“新常态•新治理•新机遇”。宋志平讲的我很有体会,作为国有企业在工作公司治理里面受到很多的约束,东软的企业比较自由,自由的时候也有自由的烦恼,不知道怎么自由的空间里驾驭自己的思维和行为。东软从国家三个人发展到今天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我们除了在公司董事会的治理,要求我们自己要成为一个国际化之外,我们在国际化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超出我们传统意义想象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在德国有我们的董事会,欧洲的。那我们的董事会里面,就要参与工会的意见,如果按照我们董事会的定义,工会也相当于在董事会有一个席位,公司的重大重组,业务的调整,包括你变化了原来的设计都要和工会进行协商。

 

当你走得更多的时候,像我们有以色列的企业,在美国、中东,包括我们做了大量为了我们业务的合资,不同的董事会类型,董事会建立也是我们适应的过程,也是吸收别人的经验来发展我们的企业,事实上我们今天看到我们治理的规则,还是我们所探索的形势,可能在未来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也在美国的公司做独立董事。这个公司里只有一个管理者是董事会的成员,这个时候你会理解,董事会开会的时候,经常要这个董事出去,然后董事会自己再讨论,你就理解为什么董事会经常把一个CEO一会儿换掉,他比较容易的,因为管理团队在董事会里面的作用,包括对审计,比如说董事会审计委员会独立和董事会报告不需要告诉管理团队,包括CEO,在座的独立董事都发生这样的事情,CEO十分不高兴,但是他没有办法,这是他治理所要约束的行为。

 

我们在探索,比如说我们现在探索战略,这些跨国公司在探索计算机计划,有的要探索到两个后面,可能一个公司的CEO,包括他的高管,包括他关键的技术人员。我们有的时候选来选去,都是有独立的机构来选的按照的我们的想法等他选好就没有了这个对职业经理人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再回到新常态,董事会的建设,在新常态上,也就意味着我们董事会的未来肯定不是今天的董事会,我们中国董事会的建设,和经理了相当长时间市场大的变化,这种好的和坏的,和经济发展不同冲击之后,董事会成熟程度也会发生变化,思考的问题也相当多。我今天跳出董事会,董事会从新上常态的机遇。

 

中国过去的30年,我们中国的企业家还是幸运的,这种幸运在某种意义下,让我们在自豪的时候,我们总结成功的时候,也十分容易犯错误,我不认为我们过去30年所取得许多的成就,问题是因为我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也就是说当我们认真看一下在一个市场给我们的机会,当投资或者成功的机率特别大的时候,当我们在创业的初期胆子大,就有可能获得成功,粗狂经营就有可能获得成功的时候,我们今天活着还证明不了我们的成熟,这一点应该是我们中国企业家对自己首先一个深刻的认识,要不然我们也就不理解什么叫做新常态,因为我们过去是不正常的。

 

什么叫不正常的呢?我们那个时候,可能投资了股票挣了钱,我们买了一块地也挣钱,今天你投什么赔什么,这个叫正常态。新常态是一个企业的群体,全世界都是这样的情况,我昨天晚上接待了一个土豪,这个土豪是一个日本的大土豪,他主要靠七代以前给他留下的祖先资产过日子,我说日本的遗产税这么高,我说你7代之前,你现在还有多少?他说1%都没有,一代一代的下来。如果我们问,我们这个年龄的这一代人,如果过去创造财富,我们别说一代,我们说再过20年还能有多少,30年还能有多少,我想这是我们应该对新常态的认识回到过去的非常态的情况下,我们所获得的成功和积累对我们今后的意义,这是我谈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新常态会是什么呢新常态对来讲,在今后的10年、20年期间还是新常态的非常态,这个概念如果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我们想达到发达国家,我们现在看到的西班牙、葡萄牙这一类的,我们看到到一定的时候,我们GDP成长,或者说不怎么成长也是一个正常态。所以在今后变化的过程中,我们可能刚度过一个新常态之后,我们还会面对更新的常态,那就是经济平稳的时候,我们是否在这样一个变革的时期,为我们经济的转型,或者一个新的经济形态能够打好一个基础。我们在新常态下至少有这样几个要素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一,成长肯定是不断变化,先不说过去的成长有多少是非正常的成长,这张成长的持续性在全世界也是不一样。第二,机会的平等,过去的机会是不平等的,我们无论是你通过各个方式来获得机会,还有一种就是你的勇气和胆略,这是企业家能够嗅觉到特殊的环境。可能我们看到今后这种事越来越少,市场越来越碰到公平的机会,达成共识的事情,这个时代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所以从思维上,一个全民创新的时代也就开始,因为大家想法都差不多,可能做法不一样,看机会的能力也越来越一样。

 

另外一个,我们的市场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中国做的东西全世界都有很大的需求,现在事实上原来很富的人现在也过得一般了,原来过得比较穷的人也过得凑合。另外,我们传统的竞争能力是在消失,这种消失是永远回不来的,比如说所有企业运行的成本,包括我们社会成本,包括医疗、教育、住房,所有的这些东西一去不复返。所以在这些因素变化了之后,我们中国企业,如果原来一年没有GDP成长5%以上,我这个企业遇到问题,你肯定有没有机会了未来可能还有二三四五都有可能,如果你原来就是靠我的人便宜,我卓越的运行省下了很多钱,今后这种机会也不会很多。如果过去你能把东西卖到全世界,别人还不行的时候,今天世界的格局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许许多多产业生产的过剩,包括我们拥有的资产,负担也相对比较重,导致了我们的形态完全不一样。我认为新常态在今后可能会变成新兴的常态使得我们中国企业在今后20年,10年期间要经历一个不断变革的规模,当然最挑战的是我们中国整体的社会,由于在这样的一种变革中,如何解决我们的就业,如何使我们的传统的企业,我们意识到他不行了,向新的有潜力企业当中发展,我还需要创新,这个创新的过程,由于我们过去所积累的经验,不能说完全没有用,但是加上了这些经验,对我们创新的障碍性和所有性,可能我们过去的经验,对我们今后商业模式的变化没有什么帮助,很多可能是拉后腿的动力。在这种新常态的过程中,就导致了我们经常讲的通货。比如说我们制造业本身,我认为中国制造业不应该消失,或者说不可能消失。

 

所以创新成为我们企业在这种变革过程中,一个很重要变革的力量,而这样一个变革的力量,我认为是对企业家的挑战。像我们东软,我们过去研发的经费,如果过去投的是1,现在我们投的是2,都和过去的一样了,这是因为成本变化,也就是说在这个创新的过程中,你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包括你想变革的成本,和这些资源的消耗,和人的需求都不是在过去想象能够解决的,本身的创新在这个时代里面非常重要在全球的讨论里面,创新是有合作的创新,开放的创新,多元化的创新,颠覆的创新,各种各样的探索,在创新本身也要创新的时候,创新深深遇到挑战的时候,创造什么样的形态,或者创新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来完成一个能够变革的新常态。

 

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合作的精神,联合精神就需要改变我们的DNA,改变我们合作的文化,我们的企业就应该变得更加的谦虚,与合作伙伴来合作,我们要变得更加的尊重,尊重知识产权,尊重合作伙伴的价值,我们在这样的过程中还看到超出中国的市场,全球的市场如何成为我们的合作机遇所以说创新是资本,我人认为这个创新是对传统的思维的改变,这种改变如果改变一个成功董事会,一个动作成功的企业家,是十分难的事,如果说一个还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儿人的这些人改造起来相对容易一点,特别是成功来自于莫名其妙的机会的时候,本来就有一点运气,再加上这些事儿未来的发展,我认为就是在创新驱动过程中,可能对我们的变化,没有人怀疑我们的创新,但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创新。

 

第二点,我们要看到另外一个更大的创新无论你是不是搞IT,互联网、云计算等,互联网及其互联网的思维,将会所有的行业都会发生着一个根本的变革,这种变革我们无论对你的市场的行为,对你研发的行为,对你资源优化行为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在这种互联网的时代里面,有哪几个元素对我们传统企业产生影响,第一个是社区的影响,我们大家用微信,我现在用微信和我的管理团队上课,每天一个问题,微信可以是一个大课堂人大家来分享。这种社区本身无论对你内部的交流,对你市场的战略,对你打造你的品牌,对你征求某个意见和建议都会有好处,我们企业无论你做什么,未来拥有一个社区对你十分重要,这个社区有可能员工的社区,有可能是客户的社区有可能是研发的社区,而在全世界的社区有一个你的网络,互联网每一个都会有冲突。

 

大家注意过去,过去支付除了阿里,最近微信也开始有支付了,大家在微信上买东西,实际上跟在阿里上买东西一样在上面开店成本相当的低,他交流的杂志在社区,讲红酒,发杂志,讲健康,再形成宰讨论,喝完之后再交流,就形成让你不断构造超越你控制的范围里面,一个大的社区概念。

 

第二点,商业模式的融合,这个融合不要不在意别人做的奇怪的举动,有时候他会颠覆过去的模式,顺丰以前是物流的,现在他现在开始东西,他运东西知道哪个东西最多最好,他做了之后就知道了。

 

所以我们要注意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已经变成了一个我们很重要的,我们一提互联网,我们这个行业不能做互联网,阿里、京东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互联网一定会成为你的业务里面的部分,未来互联网无非是两大趋势,一个是你现在做的行业通过跟互联网的融合,完全改变了你传统的模式,使你的竞争能力加强,成本更低,另外把你的行业全部颠覆跑到网上。后面我们看到各种各样酒店的代理店,我们也看到马云把卖场拿进来了,把京东大的百货拿过来,现在的租车、医生也拿上来了。所以的变化,原来不是干这个行道的,他看明白了你这个事儿,用不同的方式把你的颠覆了。

 

我看的上市公司的民生银行也是不错的,民生银行把他的储蓄点挪到社区,民生银行能不能卖粮食,能不能搞教育,为什么一定是银行,我们首先看到现在的百货,我们过去是大的百货,你一定和互联网联合起来,不然未来一定有风险。

 

第三点,互联网大的协同时代的到来,最近有几个词,我们讲大数据,最起码也讲众筹,重包、重创,重酬、众筹就是我今天有一个好主意,我放在网上,各位有钱投资我。一说我各位投钱,6个月之后我做出来,中间我把样品给你,我拿几个表给你回报,我们三天弄了30万,这些人拿了这些东西不断开开发,开发团队不断交流,到了6个月把表给他,看了之后还不满意,我们又改,后来我们放在京东,一个月之后就卖了,我们是用了别人的钱,卖了别人的东西。现在很多的点子开始用这种方式,有的大企业不差钱,你差客户的意见,你重大的人提意见比你自己的人提意见要好。另外一个重包,我自己有一个大的项目,现在自己干不行,不合算,我在网上召集一批人来做,看到我们自己做。最近东软做了一个平台,因为现在大学生就业十分不容易,东软过去投了3个大学。我们最近还搞了一个重创的概念,我们搭建一个大的平台,让这些大学生的平台上创业,让他做自己的不公司,让他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拥有一个公司在大学里面最低的成本,最饥饿的状态最想学习的时间,度过一个创业者最容易被挫败,最艰难的那几年,我们后面就基金。我们重创最终不是我们的企业,是学生的企业,他们自己拥有一个大大小小的企业。我觉得中国的经济,未来是由这群年轻人来驱动的,他们是中国新经济未来的驱动者,当然我们很高兴下一代的年轻人跟我们这一代不一样,他是未来的消费者。我们这一代人挣100块钱,我们得存50块钱,现在这些年轻人挣100块钱花120块钱,这是消费的拉动。如果把你们的手机拿出来,你们经常用的小方块背后都是百万富翁,亿万富翁,大众点评那个软件现在值几十个亿,我那天下载一个跑步软件,我就找到一个人,我看能不能投资他我在酒店里等了半天没看到,最后看到一个穿体恤衫的小男孩过来,他说这是我的生命,你企业想控制我没门,你只能跟投,你要决定一个礼拜,不然我就关闭了。在这个里面,我们看到一大批新的创业者,这是另外一个时代的到来,叫平民创业的时候。就在新经济的背景,现在有上千万资产的年轻人,平均年龄30几岁,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天天在这儿弄这些,他们可以在家上班,他们的思维跟我们不一样。

 

所以在这样一种协同开发,重投、重创、重包,越来越多的东西,不得不让我们思考,无论是我们守住传统的产业,还是走到新的产业,如何跟这个结合起来。

 

最后,事实上这个时代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服务来买东西,而不是买东西获得服务。我们今天做软件,过去软件1000万卖给你,然后你每年叫我来维护,现在是我用一次付一次钱。也说以客户为中心服务的方式,导致了许多商业机会的产生,这个我们商业完全没有,医生也是我们现在创造医疗的平台,我希望未来医生开自己的医院,不需要买任何的医疗系统,就是一个好大夫带几个护士,在我的平台上看一个病人付我多少钱,我在全国铺这个技术设施,让每一个个体的医生,用最低的资本能够展现出他的智慧和创造性来交付医疗,特别使我们基层的医疗变得高质量、可信赖。

 

总结一下,互联网对我们所有的行业,要不然是一个改造你的武器,互补你的武器,要不是颠覆你的武器,不要忽略。我们关注了中国30几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有好的电力系统,我们的高速公路、高铁,我们一定要不要忽视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一大互联网网络,第一大智能手机的网络,我们拥有全世界最拥有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这一点也造就了阿里巴巴、腾讯走向市场。所以有人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没了,那是农村出来的,制造业的,打工妹没了,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无论是学IT的,学工程设计的,学金融的,学财务的,学医生的,中国医生在全世界也是绝大的便宜,所以这些人红利才刚刚开始,这个数量在全世界也占比很大。我认为在新经济的下没有哪过个人在这样的一个资源上比我们更好,IT的基础设施和人才的应用,当然我们现在都讲O2O,你有了网络上,你还可以线下,中国的线上线下我们都会做得很好。

 

第三个,我认为新常态的核心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会发生根本的变化,这个变化所产生巨大的需求,跟我们过去的需求也会发生很大的不同。我们过去第一轮想吃得饱,吃得好,住好房,开好车,现在越来越多人的过非常简单、健康的生活,把更多的钱用于教育,用于度假,用于旅游。一个商学院长问我,今天的巴塞罗那一点不繁荣,我们的经济很平稳,我们十分羡慕中国的GDP蓬勃发展,你怎么看待我们的经济发展,我说你们今天的生活是我们20年以后不一定追寻到的梦想,你们过着无比幸福的生活,蓝天、干净的水,各种各样的画廊,很多的艺术家、音乐家、美术家,我们还在为你们的生活拼搏着。现在的环境能源,现在的旅游、健康,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作为一个企业,应该要思考的问题我自己的感觉,一个企业如果当危机的时候,开始思考如何应对危机,一个企业应该在过得好的时候那个时候有钱,浪费点也容易,如何做好这个部署,对一个企业非常好,所以一个董事会要有远见,特别要跨越自己的区域,我们今天的生活来看待未来社会巨大的变革。

 

第二个,一个好的董事会永远不要期待着环境会照顾你,环境永远也不会给你什么你要在不同的环境下都能够学会生活如果哪一天让你养猪,你也要用一样的饲料用出的猪比别人的猪大。在思考的过程中,他的战略性国际性,还有本质和深刻的方面能够为未来组织资源,包括人才、战略,这是我对董事会思考。

 

今天利用这个时间,东软是一个软件企业。我感悟的背后就是对自己的反思,当然不断认识对我们不行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加谦虚地跟别人学习,才能使我们的某些弱点在我们有能力的时候多疑解决。一个董事会的建设一定是一个长期的使命,没有哪本书告诉我做什么,而且我们自己能够持续发展的企业,建好一个董事会,毫无疑问是一个企业未来的基础,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0条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董事会》观点)
电子杂志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