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重新认识国资流失正当时?
时间:2016/5/6 15:50:40

毫无疑问,当前国资国企改革进展有点缓慢,其中“国有资产流失”是重要原因。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称,“有的国企,把一些自己管不好的坏资产、烂资产也抓在手上不敢卖,不敢盘活,一盘活就害怕别人告状说这是国有资产流失 。这个帽子可不小。”《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指出,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要坚决防止因监管不到位、改革不彻底导致国有资产流失。防范国有资产流失、防止企业内部人控制是本轮国企改革的一个重点。

   混改是此次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内容,应该承担重要使命。在第一大股东中石化持股18%的华泰保险集团董事长王梓木看来,“混合所有制或许是一剂药方,它能够治国企的病,救央企的命。”然而,国企混改,相关方对国资流失问题的谈虎色变如影随形。一时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称,“在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如何加强国资和民资的产权保护,如何在改制改革中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是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央企中国诚通集团马正武指出,怕国资流失、企业经营者怕改制有风险及承担责任、民间资本怕被套牢等,会影响混合所有制的推行。浙江建龙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伟祥则称,“国有资产流失这个话题太沉重,很多改制当中,一个帽子套上来很害怕。”推进混改,防范国资流失无疑必要、重要。同时,在深化国企改革的新时期,如果不真正解放思想、立足实际重新认识“国资流失”,混改何以真正落地?


破除国资是刚性资本

   历史上,国企改制中的国资流失案例不少,但对国资流失的认识并不到位。传统上对国资流失的认识存在一个重大误区,即将国资视为只能保值、增值但不能“随行就市”减值的刚性资本,同时将交易后资产的增值视为国资流失。此误区显然非市场经济观念,导致国资流失的影响在相当程度上被放大。

   理论上,市场经济时代,资本的增值、贬值遵循市场经济规则,即随行就市。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国资好像成为只能保值、增值而不能贬值的特殊资本,由是严重束缚了企业经营,增加了国企经营者的风险。一如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所言,“混合经济要能发展好了,从目前情况来看,最重要的一件事,首先是国有企业、国有资本要退魅、祛魅……国有资本是不能按照市场增减的,是一个刚性的资本。我们同样做一个生意,市场价值50元,账本上写着70元,我相信马总(指马正武)不敢用50元钱做交易,因为本上就是70元,这就成了刚性资本……如果不完成祛魅过程,恢复成正常的和其他的资本属性一样,把它的超资本形态的一种意识形态护身符、司法裁判上不对等以及商品交易计价当中过分刚性,这些东西解决掉,不解决现在谁混合谁死。国有资本应退魅,恢复到正常资本,像新加坡一样,变成一个正常资本。”

   刚性,导致在交易时,国资的价值难以市场化衡量,从而阻碍改制。一如,改制时出售国企一部分股权给公司高管或民企,出售时账面价格是5亿元,售价是4亿元,静态地看国资“流失”1个亿,但可能经过一段时间,该股权只值2亿了。同样,国企并购一个民企部分股权,账面价5亿,购买价6亿,静态地看国资多掏了1个亿,但可能经过一年半载,该股权值8亿,就变成赚了2亿。传统上,这两个例子很可能被视为国资流失,追究相关人的责任。市场经济中,成交价通过买卖双方谈判确定,可能是溢价,也可能是折价。卖国资,折价就是国资流失,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

   刚性导致一种不合理的扩大化。如,改制时出售国企一部分股权给公司高管或民企,售价5亿元,多年后该股权价值50亿元,传统上就被视为国资流失45亿元。这正如经历了国企改制的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所言,“为什么国有资产老流失?国家不这么算账,他老这么跟你算,两亿多卖给你35%的股份,今天值几千亿、几百亿,当时贱卖给你了”。这种“秋后算账”,导致国资体系的人特别是高管压力很大。事实上,只要当时的交易依法合规,就不该视为国资流失。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移动原董事长奚国华在2016年“两会”发言称,2010年,中国移动认购浦发银行20%股权。中国移动持有的浦发银行股份,每年可以贡献1%左右的利润。他称,“但审计不看利润增了多少,只看现在这20%的股权比买的时候价格更低。因此,每年审计都给加一条国有资产流失 ,让我们很难受。”

   由是,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之际,首先要破除的就是国资是刚性资本的观念。国资的价值应完全遵行市场经济法则,即随行就市。


外部内部今非昔比

   重新认识国资流失问题也需立足实际与时俱进。早先,国企改制中的国资流失案例频发。现如今,当年的那些造成流失的原因整体上已可得到有效控制。

   外部,国资监管体系已日趋完善。“管人、管事、管资产”的国务院国资委2003年成立,《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资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实施意见》(2005年)、《国有企业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2005年)、《关于规范国有企业职工持股、投资的意见》(2008年)、《关于实施〈关于规范国有企业职工持股、投资的意见〉有关问题的通知》(2009年)等规范国企产权变革的制度相继发布。12年来,各级国资委在监管国企特别是“管资产”方面已积累了相当的经验,相较企业内部人严重信息不对称的时代已基本过去,传统上内部人利用信息不对称侵占国资的风险已大大降低。发展混合所有制之际,国资监管会更给力。据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今年3月表示,“强化国有资产监督,加强和改进外派监事会工作,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位列今年国企改革要完成的九项任务之一。

   此外,法律层面,国资法出台,各种惩处公司高管违法侵占公司利益的法律已相当完善,违法成本相较以往已大幅提高,威慑力更强。由是,当年国资流失的外因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控制。

   内部,国企的治理水平整体上有了不小的进步,特别是进行了董事会试点的企业,在相当程度上破除了一把手体制、内部人控制。迄今有半数央企、不少地方国企进行了董事会试点。同时,国企外派监事会已进入第18年,其监督作用的发挥,相较早期已不可同日而语。按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孟建民的说法,外派监事会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企监督道路,有效促进了央企持续健康发展。相对健全的董事会、监事会制度,让国企改制中的国资流失风险大大降低。如今,国企混改,内部人控制、内外勾结来侵吞国资的风险已相对小。

   更具体的事关国资流失的问题,即国企混改中的资产价值评估,已不存在大问题。国企起家、经历了混改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表示:“我相信经过那么多年的改革发展,国有资产流失这种担心,我认为是有点过虑了,因为现在有很多市场经济的手段来评估,在改制时候的资产的价值,是能够做的比较公平的。确实中国的这轮国企改革要避免像俄罗斯改革这种结果,在很短的时间让少数人,用很低的代价来摄取其实很有价值潜力的国有资产,我相信在中国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一点是次要的。”如今,资本市场的健全成熟已非当年可比,各类资产的市场化价值评估及转让方案已相当健全,而非如当年缺乏。央企混改先锋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称:国有资产是否流失,关键在于有没有制度保障,相比当年国企改制的时候,今天国企的各项制度比较完善,评估、包括资产买卖的交易所都很完善,完全可以通过规范化的操作,做到国有资产不流失。

   在曾任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局副局长的周放生看来,“实践告诉我们,目前国企改制的法规已经比较完善,只要规范运作,可以做到防止大的国有资产流失”。有例为证。2010年新36条颁布以来至2012年年底,民间投资参与各类企业国有产权交易受让宗数合计4473宗,占交易总宗数的81%;受让金额合计1749亿元,占交易总额的66%——整体平稳,并没有曝出多少国资流失案例。

   显然,内外部环境已今非昔比,对国资流失的认识为什么不能与时俱进?


不积极改革才是最大的流失

   早先发生了一些国企改制中国资流失的案例,导致国企改制似乎成了国资流失的代名词——事实上,早先的国企改制中并不乏成功例子。

   经过多次的股权改造,中联重科从国有独资,发展到没有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湖南国资委持股16.26%、公司高管及员工持股相当多的股权结构,其间并没有曝出国资流失问题,公司发展迅猛,国资增值巨大,一度达800倍。在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看来,“国有股权在流动过程中比例可能出现下降,公众的目光都会看这个企业的国有资产有没有流失。提供这一总体方案时一定要坚定执行国家的政策,认真做到经过各级监管部门的层层审批,这个是‘定海神针’。”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黄淑和称,(深化国企改革)改革要统筹安排,系统推进,稳妥操作,强化公开透明和规范运作,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各种外部环境、内部治理更佳的情况下,依规、透明、市场化操作,当今的国企混改,难道不能做到类似乃至超越中联重科的效果?

   既然今非昔比,对国资流失的观念当然得与时俱进,而非抱残守缺,固步自封。改革开放是这30多年来中国最大的制度红利。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表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发展混合所有制正成为国企最大红利之时,在国资流失这一问题上解放思想,同样应该胆大一些,不做小脚女人,破除相关方特别是国资监管者、国企高管身上不合理的枷锁,轻装上阵,成为落实混改的定海神针。事实上,不积极深化改革才是最大的国资流失。重新认识国资流失正当时。

>>专栏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公司治理专家。近年来集中进行有关公司治理 [详细]
金圆桌研究院总监。曾为国机集团、山东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南开大学等讲授公司 [详细]
简介经济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硕士和博士。主 [详细]
简介1960年出生于上海,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 [详细]
简介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 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 1997年获 [详细]
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获学士学位。1985年至19 [详细]
简介男,生于1952年10月15日,籍贯台湾宜兰。知名经济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发 [详细]
简介1986年毕业与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现任上海证券交易 [详细]
简介 从业十三年的传媒工作者,财经作家,资深商业评论家。他熟悉资本市场和 [详细]
简介博斯公司原大中华区董事长。谢祖墀博士有20多年从事管理咨询和公司高层管 [详细]
电子杂志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